孤舟蓑笠翁

一条咸鱼

 

【金光/温赤】电梯(完)

给 @森眠夏夕 每年定时的生贺。

========


电梯卡在了十一楼半。

被困在电梯里不是一件愉快的事。

尤其是跟自己一直以来的竞争对手困在同一部电梯里,更是令人不愉快到极点。

赤羽略显焦躁地连按了几下警铃,铃声尖锐而急促,在狭小密闭的空间不断刺痛着耳膜。相比之下淡定到让人怀疑电梯就是他弄坏的温皇,依然懒洋洋斜靠在厢壁上:“不要急,会有人来的。”

然后电梯右侧的灯应声熄了。

“……”

赤羽径直无视他的话语,拎起紧急电话,拨号。

“嘟嘟嘟——嘟嘟嘟——”

无人接听。

“或许是别的电梯也坏了呢。”

再然后幸存的左灯也开始不安地忽闪起来。

“也……”“你最好不要说话。”制止了对方接下来的言灵,赤羽挑了个离他最远的方位站定,掏出手机。

“这里不会有信号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温皇耸耸肩:“我只是说实话。”

赤羽瞪了他一会儿,愤愤地收起手机。但生气归生气,想到被困在这里的不止是自己一个人。纵使温皇要挖坑,总不能置生命安全都不顾。

现在除了等待救援以外也无别的事可做,他不想浪费时间与精力在发火上,于是压下心头的烦闷,权当对面是一坨空气。

两人一个靠在左边,一个靠在右边。谁也不吭声。轿厢里的氛围沉默得接近凝固。而赤羽的目光始终不着痕迹地关注着光滑的金属墙。反光能让他看清对方的一举一动,以便随时做出最快的应变。


“赤羽,”温皇突然开口,“你有没有觉得有点热?”

“没。”

“是吗?可是我怎么感觉、好热……”

逐渐转低的话音略显沙哑含混。温皇抬起手拉扯了一下领带,之后修长白皙的五指一颗一颗慢慢解开衬衫领扣,若隐若现地露出一小截锁骨,在昏黄的顶灯下黯淡着暧昧不明的阴影。

镜面随之映出人影的动作,明明模糊了轮廓,然而在赤羽眼里却清晰得足以看清每一个细节——他没有错漏方才的一道亮光,从温皇的无名指间闪过。

那是钻石的光。是……戒指。

男人在这种地方戴一枚钻石戒指,通常只有一个意思。

赤羽信之介侧过脸移开了视线,镜子的自己眉头正不自觉地蹙起,透出一股连他也想不通的莫名不快。


这种人居然有老婆。

对方得是怎样奇葩的眼光和糟糕的品味啊!

话说为什么他从来没听温皇和其他人提及过?

估计不是傻就是瞎。

有家室了举止还如此轻佻,作风真是有问题。

那么懒,在家肯定什么家务都不会做,天天躺床上混吃等死。

心疼他老婆。

……所以凭什么他会有老婆?!

已经不知道吐槽重点是哪个的赤羽越想越心烦,不知不觉竟也开始感到燥热。但一向自矜的他做不出当众(即使现在身边只有一个人)扯领带解扣子的事,只能暗自往凉凉的墙壁上贴了贴。

“呼……”而温皇此时已解开第三颗纽扣,“电梯难道是密闭的吗?我们不会因为缺氧被闷死在这里吧?”

“……”

“听说电梯事故死亡率很高哦,尤其是高层。对了,我们是卡在了……啧,11层半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也不知道是谁规定的,会议室一定要开在顶层才算得上高级。就没想过如果电梯坏了总裁会死得有多难看么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“赤羽——”

“闭上你的嘴。”赤羽信之介不耐烦地打断他的喋喋不休,“缺氧是因为你的废话太多了!”

“唉,讲不定马上要死。不趁现在多开口,以后可没机会了。”温皇说着,朝他这边挪了挪。赤羽见状,立即警惕地背身抵住墙壁,冷冷问:“你干什么?!”

“摆出这种全神戒备的表情真是令人伤心啊。”他伸出手摊开掌心,“想问赤羽信之介先生借支白板笔而已。”

简单又出人意料的请求。

赤羽信之介确实有带笔的习惯。尤其是白板笔,为了能随时跟下属交代事宜,他经常会备两支在口袋里,以便于在玻璃门窗和隔断上书写。但是“……你怎么知道我有笔。”

“嗯?这算是秘密么?”温皇解释说,“那次看你做报告时随手掏出一支笔。我想以你的性格哪怕贴身带一盒72色水彩笔也不奇怪啊。”

……谁会吃饱了贴身带一盒72色水彩笔?带得了么?!

“呵呵。”赤羽把笔丢过去,“让你失望了。只有黑色和红色。”

“那我用红的好了,比较醒目。”

温皇拔掉笔帽,然后盯着眼前光滑的金属墙,陷入沉思。

看他忽然严肃起来的神情,赤羽信之介不禁一挑眉,问:“要写什么?临终遗言?”

“算是吧。有备无患嘛。”

“噢?写给谁呢?你的……妻子么?”

说完这句话的瞬间赤羽信之介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。

见了鬼了,干嘛没事要提这个!

“咦。”温皇闻言果然一脸讶异:“你怎么知道在下结婚了?”

赤羽抿了抿嘴唇,只好硬着头皮回答:“这、不是很明显吗。你手上戴着……婚戒。”

无名指上的钻石还在熠熠闪烁。像这样精雕细琢的款式和切工,哪怕眼下如此昏暗的灯光也丝毫遮掩不住它的璀璨。

对于许多男人来说,婚戒仅仅是结婚仪式中的一个交换道具,仪式结束之后就会被脱下,很少再去佩戴。而能让温皇一直把那么显眼的戒指戴在手上,除却他这人本身十分臭美自大爱装逼以外,想来也确实是很珍爱自己的太太。

……虽然她又傻又瞎又可怜。

赤羽心烦意乱地转过身,把对方和整堵墙都撇在视线之外。

温皇觉得奇怪:“你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。你给妻子写东西,我不方便看。”

“噢,这个不要紧啦。”他十分大度地表示,“反正你会跟我一起死。”

“……”


每个人都会死。恰好赤羽信之介和神蛊温皇都是既很惜命也不怕死的一类人,但是他从没想过会跟温皇死在一起,而且是死在电梯里这么没水平没意思没情调的死法。要是被一下摔死也就罢了,干脆利落一了百了。万一是慢慢闷死或者活活饿死……光用想的他就觉得寒毛直立。

考虑到这部VIP电梯素来只有他们两人在用,如果再没有人发现故障,还是后者的死法可能性比较大……

已经在考虑到时候是自杀还是等死的赤羽,忽觉自己下意识攥紧的拳头被人悄然地握住。那双凉冰冰的手随之一点点掰开他的掌心,摸了摸指甲掐出的凹痕,仿佛在温柔地抚慰。

“不用太紧张。会没事的。”

很想感动,可是……这句话从一个正在写遗言的人嘴里讲出来真是毫无半点说服力啊。

赤羽无语地叹了口气,确实再也紧张不起来。

“遗言写好了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那你还不快去写?”

“太久没练字,写不下去了。”温皇诚恳道,“想到届时第一眼见到遗言的会是维修工和警察。为了避免死后还要被嘲笑字丑,我还是选择沉默地死亡比较好。”

“……怎么这么麻烦……那把笔还我。”“要不然,”温皇话锋倏地一转,“你帮我写吧。”

开什么玩笑。赤羽睁大了眼睛:“这种事有代写的么!”

“有啊。代写遗书很常见。”

“那是重病或者老人,你算是哪一种?!”

“重病。手癌晚期。书写超过三个字就会累得瘫痪。”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温皇强行把笔塞进赤羽的手里,“来嘛。我说你写。全当临终关爱一下即将同生共死的病患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
他根本是硬生生被温皇推到墙壁前的。

这样的差事如果换做平时,换做别人,赤羽信之介或许会帮一下举手之劳。可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此地此人,让他完完全全地不想沾染半分相关。然而高悬于半空的电梯却只有狭小的方寸之地,他无处可去,无法可想,也无能拒绝。心里有火,还得憋着。

温皇似乎并未察觉到任何的不对劲,兀自牵住他的手腕,耐心而和缓地,像老师教学生一样引导着他在墙上一笔一划地写,同时又一字一顿地低声念道:

“亲爱的,老婆大人。”

过近的距离让浮在空气里的嗓音仿佛吹拭着耳际。隐隐嗅到来自对方的温热吐息,赤羽的手忍不住轻微颤瑟了一下,字尾随之抖出一个小小的波折。

“嗯?赤羽。”温皇问他,“你不太擅长写中文么?”

“……有点。”

温皇笑了一声,然后用胸膛贴住赤羽的脊背,从身后更紧密地圈住了他。体温从摩擦的衣料间透出,几乎要将每一块相触的肌肤融化。如这般亲昵的举止,若非架在赤羽肩膀上的左手婚戒太过引人注目,兴许看上去他们俩更像是一对情侣。

“没关系,我们可以写得慢一点。”相握的手再度被举起,温皇的声音却沉得更低。

“我爱你。”

赤羽的字直接歪到飞了出去。

“……抱歉……我重写。”

“嗯。好。”温皇也就跟着重复了一遍,“我爱你。”

“……知道了。”

笔尖停顿片刻,又继续缓缓在墙面划动。顶上仅存的灯光明灭不定,赤羽仰起的脸与脖颈被暗暗勾勒出浅金色的暖光,恍惚弭平了平日锋锐的棱角。而他的眼睛仍旧是一片清明晶亮,无论做什么都能专注,郑重,一丝不苟,哪怕是写“我爱你”三个字,也端正到无可挑剔。

“好了……然后呢。”

温皇的鼻尖几近要碰到他的耳廓:“……好爱你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最爱你了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”深感对方语言极度贫乏,赤羽信之介好意提醒道,“墙壁就这么大,你能留点有用的信息吗?”

“这种很没用么?”

虽然表达爱意也是遗言重要的一环,可这爱意是不是有点太多了?满墙鲜红的爱爱爱,要溢出墙壁了喂!

赤羽深吸一口气,稳住心神,说:“你可以写点其他的重要事项,比如……财产分配问题,子女抚养问题,遗孀安置问题等等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温皇的身体僵了一下,随即不住地轻颤起来。

“喂?怎么了?!”赤羽以为他受了什么刺激,连忙扭头去看。

……而这家伙居然是在憋笑。

简直莫名其妙!

“你笑什么!”

“咳咳——”温皇匆匆咽下笑意,绷紧脸,“对。确实是很重要的事项。我们继续。”

所以是笑什么?!

赤羽瞪了他一眼,刚想提笔,温皇忽然说:

“我的一切都是你的。”

“啊?”赤羽愣了下,又很快反应过来,“这是指……财产分配么?”

“不。”

他俯下头,凝视着对方的眼睛,认真纠正道:

“是所有。”

手中的笔被抽走,扔在地上,发出清脆的细响。赤羽信之介却顿时什么都听不见了。耳边,脑海,四周,整个世界,骤然静默。只剩下一句话不断地回荡。


“包括婚戒。”






“拜托,听我的。”

神田京一站在监视屏前,一手捂住维修人员的眼睛,一手捂着自己的眼睛。

“现在别去修电梯,不然你会悲哀。”



—完—



附:温皇口袋里还有一枚戒指。

评论(16)
热度(373)
 

© 孤舟蓑笠翁 | Powered by LOFTER